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情语潮湿:正文 宫家姐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龟甲    书名:情语潮湿    举报章节错误    TXT下载
聪明人一秒记住 发发小说网 www.fafaxs.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fafaxs.net

    [,,,!]

    这晚,华云龙将贾玉如叫进了房间,两人坐在床沿上,贾玉如低头玩弄着衣角,华云龙见她不胜娇羞的模样,越看越喜爱。[~~~~~]于是,一便上前替她除去外衣,然后抱住她吻了起来,贾玉如发出「唔」的娇声,两人嘴唇便紧紧贴住了。

    华云龙只觉一阵香气袭来,连忙吻着她,贾玉如也紧紧的回报着他,口中的丁香舌儿跟着伸到华云龙的口中来了。华云龙一受到这种刺激,忍不住搂得她更紧,一面承受她的香吻,一面将下腹部摩擦着她的下体。而贾玉如的身子也由于给他紧抱的关系,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经过很久,两人才慢慢地分开,贾玉如仍旧伏在他的怀里。华云龙双手捧起了她的头细看,只见她面泛桃红,那对水汪汪的媚眼似睡非睡的闭着,而高耸的胸部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华云龙看见这般情景,欲火更旺了。

    华云龙低声唤道:“玉如妹妹……”

    贾玉如道:“唔……”华云龙一面拉起她的手,慢慢的将她的衣服拉练拉下,脱下她的衣服。贾玉如害羞的用手想去阻止,华云龙则抢先一步,将她的肚兜和亵裤都脱了下来,于是贾玉如便xx裸的呈现在华云龙的眼前。

    华云龙伸手抚摸着她的xx,并不时的捏弄着xx,使得她麻痒无比。贾玉如全身都软化了,无力的躺在华云龙的怀里,享受着男人的爱抚。华云龙又用嘴去吸吮着她的xx,同时一只手滑过平坦的小腹,来到杂草丛生的地带,此时草丛中的小溪已泛滥成灾。

    华云龙摸弄她的xx,揉搓着她的阴核,贾玉如被他弄得骚水直流,口中也娇喘起来:“唔……哼……哼……”华云龙看得欲火高升,宝贝也高挺起来,他正想低下头去吻她可爱的xx,却因贾玉如正软绵绵的伏在他的怀里,只得拉过她的手伸到自己的裤子里。

    华云龙道:“妹妹,快抚摸它一下吧,它硬得受不了啦。”而贾玉如呢?随着他的手引导,碰触到一根热呼呼的宝贝,感到它涨得鼓鼓的。

    贾玉如心想:“好雄伟的东西,今天可以好好大战一番。”她心中这样一想,心情随之兴奋起来,而身体也不再镇定,颤抖的更厉害,xx里的xx源源而出。此刻,他们两人都冲动得很,尤其是贾玉如更是紧紧搂抱着华云龙,而华云龙也丝毫不肯放松她。他们的血液奔腾,一颗心几乎要跳出来了。华云龙很快的将衣服脱光,只见他也xx裸的,身上的肌肉结实,下面的宝贝硬挺挺的,还不时跳动着。

    贾玉如心想:“哦,果然是好美妙的东西啊。”华云龙的双手不住的在她的胸前游走,而下面那柔柔的阴毛,也不时被一根硬硬的东西磨着。不久,华云龙将宝贝抵住她的洞口,腰杆一挺送,宝贝便往xx里插去。

    贾玉如道:“哎呀……慢点……轻点……”

    华云龙道:“一个xx还没进去呢。”贾玉如想到了一个法子,拿枕头垫在屁股底下。华云龙看见她的xx高高突起,四周水汪汪的,中间有一个小肉粒,还在微微颤动着。华云龙越看心里就越动荡起来,他道:“玉如妹妹,你的穴好美……”华云龙伸手往那小肉粒上去逗弄着,弄得贾玉如全身一颤,xx更是猛力收缩一下。

    华云龙觉得真有趣,便俯下了头来,伸出舌头不停的往她xx上、阴核上舔了起来。舔得贾玉如浪水直流,柳腰款摆,小嘴也哼叫起来:“哎呀……哼……哼……痒死我了……哎呀……不要再吮了……我受不了啦……”华云龙则越舔越起劲,便伸出食指与中指往她的xx里挖弄着。

    贾玉如扭腰道:“啊……好哥哥……我被你挖得很舒服……哎呀……不要挖了嘛……嗯……嗯……”华云龙知道贾玉如xx难耐了,于是又抱着她吻着,而将下面的xx抵着穴口,同时用力往内一顶。

    只听贾玉如大叫:“哎呀……龙哥哥……轻一点嘛……”一根九寸多长的大宝贝已全根尽入了,同时她的xx也被挤出来了。这时,华云龙开始xx起来,贾玉如更觉得痒,同时快感万分。

    贾玉如哼叫道:“唔……唔……嗯嗯……哼……”华云龙用九浅一深之法xx着,每次一深就顶到花心上,贾玉如就会狂叫。

    “哎呀……顶死我了……哼哼……龙哥哥……哎呀……好美呀……你真会干……哼哼……”贾玉如此刻xx被塞得满满的,xx如泉涌,每当华云龙一进一出时,阴肉便被带进带出。同时,她的腰身也不住扭摆,圆圆的肥屁股也迎合著华云龙的动作。

    贾玉如口里声声xx着:“就这样慢慢的……唔……不要太快……啊……对了……乐死我了……哼哼……”华云龙一下下的猛烈插着,他的大宝贝次次都顶到花心上去,贾玉如真是美透了,舒服死了。

    贾玉如不住的浪着:“唔……唔……亲亲……爱人……你插死人了……用力……用力插死我吧……唔……”

    华云龙那经得起她这般淫荡的喊叫,于是加快xx的速度了。每次xx都完全顶在花心上,直弄得贾玉如气喘嘘嘘,形态更加狂野,她猛抛着大屁股,双腿抬得高高的。过一会儿,华云龙又慢慢xx起来,这一下可急坏了贾玉如,因为她正临xx呢。

    贾玉如忙哼着:“哎呀……快使劲……别慢慢的……快……用力顶……哎呀……我要死了……唔……”贾玉如终于耐不住xx的冲动,一股阴精泄了出来。

    这一股阴精直射到xx上,热得华云龙一阵阵酥麻,宝贝随之一颤,精液也跟着射了出来。

    一阵狂风暴雨过去之后,两人都累得喘嘘嘘的,华云龙抱着贾玉如那付娇躯,突然听到门外传来沉重的呼吸声,略一察视,已知究竟,于是扬声道:“兰妹妹、蕙妹妹,你们进来吧。”

    门外之人磨蹭半天,才羞答答地低头进来了,不是宫月兰、宫月蕙姐妹还是谁,俩人都是满脸通红,不敢抬头看华云龙,但是华云龙却看见俩人的下身的水渍,心中有数,下床将宫月兰拉到自己面前。一双眼神对到一处,两人的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激动的心情使二人的手开始微微颤抖。

    看着宫月兰那明亮的眼睛,华云龙轻拦住她的腰,宫月兰顺势靠到华云龙的胸前。华云龙的唇在宫月兰的红唇上沾了一下,柔柔地说∶“兰妹。”宫月兰「嗯」了一声慢慢地闭上了双目。

    华云龙搂着宫月兰小蛮腰的臂膀猛的一紧,让她紧紧贴在自己的怀里,两人的双唇再次紧紧地黏在一处互相疯狂地亲吻着。两人倒在床上,神情激荡的华云龙三把两把的就把宫月兰剥了个精光。他在宫月兰身上亲吻着,在她的xx上、小腹上留下一行行细细的牙痕,他的手把宫月兰那一对白嫩的大奶揉成了红色,他的舌在宫月兰的xx里探索,引出来她源源不断的xx,宫月兰只是无力地呻吟。

    当华云龙的宝贝刺进宫月兰的桃园,把她从一名少女变成一名少妇时,宫月兰的呻吟也从害羞的低吟变为放浪的xx∶“唔……唔……唔……哥哥……人家的……xx……啊……太好了……哥……用力……啊……妹妹……全给……给你……啊……哥……好啊……你就……就把妹妹……操死……操死吧……啊……我受不了了……”

    “啊……啊……好舒服……”宫月兰一边扭动身子,一边呻吟道。宫月兰的xx真的好舒服,xx特别的紧,夹得华云龙的宝贝好舒服。

    “啊……快点插……妹妹的穴好难受……龙哥哥……快点来嘛……”华云龙开始来回的抽动,宝贝、xx,在宫月兰的xx里来回摩擦,每次都顶到花心。

    “龙哥哥……好……妹妹……的……舒服……用力……花……心都……你……插碎了……妹妹……要上天……了……啊……啊……啊……”

    “哥哥的……大宝贝……好棒……啊……啊……的xx……啊……好满足……啊。”经过百余抽送,宫月兰的xx里越来越热,阴精像洪水一样涌出,把华云龙的xx弄的好痒好痒。宫月兰的淫液流得满床,都是好不惊人。突然间华云龙腰间一麻。

    “要射精了。”华云龙再也忍不住了,精关一松,把种子全部射入了宫月兰的子宫里。宫月兰的子宫,拼命的吮吸着华云龙的精液,一滴都没剩下。

    这时宫月兰无力的躺在床上,继续享受着。看着宫月兰xx里正在流出的阴精,和乳白色的精液,华云龙那还插在宫月兰xx里的宝贝,又再次变的巨大。

    “兰妹妹,今晚哥哥要好好的享受你。”两人忘掉了一切,只是忘情地交欢。华云龙一遍又一遍地发泄着自己的阳精,宫月兰承受着宝贝的xx也无数次流趟着淫液,直到宫月兰再也无力应付时,两人才停止了这场激战,二人互相拥抱着,眼神再次凝视在一起。

    看着华云龙爱怜的目光,宫月兰心中一阵阵难受,两行眼泪顺着脸夹流了下来。华云龙歉意地安慰她∶“好妹妹,别伤心啊,是哥哥不好,害了妹妹。”

    宫月兰摇了摇头说∶“不是的,我爱你啊,我是高兴的。”

    华云龙听罢,使劲地搂着宫月兰,说∶“我不让你嫁给别人,我会托人向你爹求亲,我们会永远相守在一起。”

    宫月兰点点头,伏在华云龙身上休息片刻,然后道:“我再不放你,姊姊就要找我拼命了,快去吧,对姊姊温柔一点。”

    华云龙回头一看宫月蕙,可不是正春情荡漾地看着他。华云龙让女的躺在床边,使那丰硕的xx和肥嫩的xx,全部挺得高高的,而自己的则站在她的两腿之间,握着又粗又长、硬如铁条的宝贝,在她的xx上慢慢地磨擦着。一阵徐徐的玩弄,宫月蕙的xx渐渐越流越多。

    宫月蕙唔唔叫道:“哎……唔……龙哥哥……痒死了……求求你……唔……我实在痒得厉害……请你止止痒吧……嗯嗯……”想不到一向内敛的宫月蕙,也忍受不了生理上的刺激,xx起来。

    华云龙一看,宫月蕙已差不多了,于是握着宝贝对准了阴穴口,用力往下一插,他那根粗壮的宝贝就应声而入,他清楚地听到了宝贝冲破处女膜时发出的清脆「噗」声。宫月蕙的哀叫了一声:“哎呀……痛死我了……”宫月蕙差点昏过去,华云龙的立即停止攻击,并且辅以亲吻和抚摸,以便缓和一下她的痛苦。

    “哎呀……哎呀……痛死我了……唔……唔……龙哥哥……你涨得我里面好难过呀……”宫月蕙的穴内涨痛交加,呻吟说着。

    “蕙妹妹,忍耐点,马上就会好的……”华云龙的说完,缓缓地xx着。这时,宫月蕙的开始体会出个中奥妙,穴内渐渐骚痒起来。

    “龙哥哥……里面好痒……嗯……”

    华云龙的一下下xx着,闻言笑着道:“哦,蕙姊姊,不痛了是吗?要不要骚一骚?”

    宫月蕙浪声道:“唔……唔……龙哥哥……用力……”华云龙的一听,便急急xx起来,每次都将宝贝深深插入,再猛力一抽而出。

    宫月蕙的声声xx着:“唔……唔……好美……好哥哥……真行……你真会插……哎呀……美极了……哼哼……”宫月蕙的眼光现出奇异的神色,粉脸通红香汗直流,娇喘嘘嘘的,无限的美感与快畅直涌而出。

    “哎呀……真舒服……啊……快……”宫月蕙的全身一阵颤抖,浪呼道:“快……快插呀……哎呀……大宝贝哥哥……我要出来了……唔……唔……”只见宫月蕙的双腿一夹,阴精直泄出来,华云龙的也在同时,急急xx数下后,阳精也泄了出来。

    贾玉如接连看了俩场春宫表演,早已春情荡漾,欲潮泛滥,她用着秀眸,嘴角含春,娇躯颤动,像蛇一样扭动,全身细胞都在跳耀震颤。贾玉如热情如火的伸张两臂紧搂着他,一手抓着炽硬如火的宝贝导向业已泛滥的桃源洞口。华云龙是渔郎问津,驾轻就熟,腰干一挺,「噗滋」一声,就已登堂入室,全根尽没。贾玉如尤如盛暑之中喝了一口冰水,那么舒适得酥筋透骨。

    贾玉如不由颤声轻呼:“啊……哥……哥……好舒服……妹……妹……痛……快……死……了……求求你……快干……啊……啊……快……一……点……动……用……力……插……吧……”

    华云龙抱紧娇躯,大xx深抵花心,先行揉辗,旋转了一会。然后不疾不徐的轻抽慢插,深入浅出地抽送四十余下,引逗得贾玉如如又饥又渴的小猫。她四肢紧紧挺着他,扭腰摆股向上顶凑着大xx前肉绫子。

    “哥……哥……重……一点……啊……啊……用……力……xx……妹……妹……好……痒……痒……死……啦……”华云龙这才全力进攻,实施全面工进击,只见他奔耸动屁股,快如奔马,奋力抽送,嘴唇也正吸引着xx。

    “啊……龙哥哥……妹妹……太……舒……服……了……嗯……太……美……美……得……上……天……了……啊……嗯……啊……真……的……上……天……啦……啊……快……快……再快……一点……”

    华云龙知道她已频临巅峰状态,于是更加疯狂突击,狠抽狠插。直起直落,尤如一部机器一样滑动。在紧张而刺激的行动中,贾玉如首先忍不住娇躯一抖,到达了xx而崩溃了。她疲倦的松散了四肢,软瘫在床上,像死蛇一样地无力呻吟,表示极度痛快。

    “嗳……呦……好……哥……哥……心……甘……宝……贝……唉……妹……妹……太……痛……快……罗……哥……哥……快……休……息……一……下……你……也……太累……了……”

    “好……妹……妹……你……的……小……嫩……穴……真……美……又……小……又……紧……凑……插……起……来……真够……痛……快……使我的……大……大宝贝涨红了……啊……你……流的……精……水……好多……”

    华云龙伏在她身上暂料休兵罢战,让她休息一会,自己找上了宫月兰。

    宫月兰觉得他粗壮的宝贝毫无垂软状态,仍然雄纠纠的顶住花心,跃跃欲动,不由好奇问道:“龙哥……你怎么……还没丢精……看它……仍然很壮健……的样子……”

    华云龙志得意满的笑道:“兰妹妹,哥哥还早的很呢,哥哥要你尝尝我这宝贝真实滋味,要彻底征服你,要你知道大宝贝的厉害究竟如何?兰妹妹,现在换个方式玩继续玩如何?”

    “你还有什么鬼门道吗?”她心中好奇,也想尝试新花样的妙趣。

    “蓝妹妹,现在玩……隔山取火……好不好?”

    宫月兰美眸眨眨:“什么「隔山取火」?妹妹不懂。”

    “兰妹妹,这方式顶有趣,而且玩起来男有无穷趣味,女有妙不可言,妹妹一试便知。”于是他扶起宫月兰,叫她俯伏床沿,翘起屁股,尽量从后突起。华云龙伸出双手在她xx上轻轻地揉抚,然后左手沿着背部脊椎骨,慢慢轻柔的往下滑动,来到泊泊流水的xx口,他先在xx上用手掌轻轻的旋转着,她的娇躯也随他的旋转磨擦而开始的扭动。

    然后华云龙用他的食指在那狭窄的肉缝里,上上下下的游动,有时也在那粒鲜红的阴蒂上轻轻地扣挖着。每当华云龙这么一扣时,宫月兰都发出令人颤抖的浪声:“哎……唷……唔……好……痒……唔……嗯……”

    随着华云龙手指轻轻地插入,缓缓地抽送,这么一来,非同小可。宫月兰的脸上露出了渴望和需求,而身子扭转得更是厉害,浪水随着手指的抽送,缓缓地从xx口流出来。她似乎难以忍受挑逗:“哥……啊……好……痒……呀……快……用你的……大宝贝……插进人家的xx……干妹妹……用你粗大的宝贝……帮妹止……止痒啊……”

    华云龙手握住宝贝在xx口旋转磨擦。她那xx内的嫩肉受到xx的颤擦,整个臀部猛摆个不停,身子直打颤。宫月兰浪道:“好哥哥……不要再逗妹了……我……受不了……啦……快……快……插进去……嗯……唔……我求求你……用你的大宝贝……插进来……干……我……干我……快……啊……嗯……”

    华云龙低头一看,那浪水已流满了一地,于是他将大宝贝,对准洞口,徐徐地送入。抽送二十余下,那大宝贝已完全插入,但此时他已停止抽送。用小腹在那xx上磨擦,而摆动臀部,使大宝贝在穴内猛旋转着。这么一来,宫月兰整个人非常舒服,口中的叫声更是绵绵不段:“嗯……喔……好哥哥……你好会插穴……妹要投降了……啊……干我……再干我……好哥哥……我每天都要……都要你干我……嗯……啊……好舒服……喔……妹妹……的身体……随你怎么玩……都可以……嗯……唉……好美喔……妹妹是你的人了……好……美……啊……”

    华云龙将右手抓着宫月兰的xx,实指在xx上磨擦玩弄,左手向下伸捏弄那让人失魂落魄的阴核,然后挺起小腹急速的xx。这么一来,三面夹攻只觉得他只插了那么数十下,宫月兰整个人已疯狂地叫道:“哎呀……我的情人……大宝贝哥哥……这样弄穴……好舒服……用力……插吧……嗯……嗯……”

    华云龙一面用力纵送,一面喘气如牛:“哥……哥……这……样……玩……你……你……觉……得……痛……快……吗……舒服……不……舒服呢……”

    宫月兰连连点头,屁股尽量地往后顶,同时扭摆着丰臀,娇喘呼呼:“好哥哥……大宝贝哥哥……你真会玩……今……晚……你……会……玩死……妹妹的……嗯……好……爽……呀……喔……好……美……好舒服……”

    “嗯……快……快……用力干我……喔……美死我了……我那……哎……唷……真舒服……啊……用……力……插……啊……这……一……下……顶……进……花……心……了……”

    xx「咕唧」、「咕唧」地响着,地上xx滴流满地,同时她满身的香汗也流了出来。宫月兰叫道:“啊……大宝贝哥哥……妹妹受不了……了……啊……天啊……快……快出来了……啊……嗯……出……出来了……”

    放开宫月兰,华云龙看看贾玉如也是无力再战,而宫月蕙初次破身,也是一副不堪采撷的娇柔样儿,心中一动道:“蕙妹妹,我抱你去洗澡。”

    “嗯。”宫月蕙双手环绕着华云龙的脖子,像一只小绵羊一样的偎在华云龙的怀里,不由得华云龙的宝贝又勃起,刚好顶在宫月蕙的屁股上。

    “啊……龙哥哥……你……又……不行了……妹妹投降了……真的不行了。”

    “是吗?你的xx还在潺潺的流着呢,哈……哈……哈。”

    “你坏,你坏啦,就是会欺负妹妹啦。”

    在浴室里华云龙帮宫月蕙冲洗着xx,宫月蕙帮华云龙搓洗宝贝,搓着搓着,宫月蕙突然低下身子,一口把宝贝含进嘴里。舌尖在马眼来回的舔抵着,左手去抓着阴囊温柔地爱抚着,右手则深到自己的xx上慢慢的揉搓,还不时的用食指伸入穴中去挖扣。

    “蕙妹妹……你用嘴帮我洗宝贝……好棒……好舒服啊……”

    如此动作来回数十下,华云龙双手托起宫月蕙,搂在怀里,低头热情地吻着她的嘴唇。宫月蕙也主动地把相舌送入他的嘴里,两条温暖湿润的舌头互相缠绕。同时华云龙手也不断的再她的xx及xx抚摸着,宫月蕙一样把玩着它的宝贝,来回的搓揉着。

    许久两人的嘴唇才分开,喘气着。华云龙躺进浴池里,示意宫月蕙坐落在他身上。宫月蕙扶持着宝贝慢慢的往xx里套,华云龙突然往上一顶,将xx撞在子宫口,害宫月蕙泪水流下。

    “哎……呦……也不管人家受不受的了,那么大力干人家。”

    “蕙妹,对不起啦,弄痛你了,那我把它抽出来就是嘛。”

    “妹妹没有怪你啊,不要抽出啦,只是刚开始不习惯会痛啊!你现在可动了。”

    “好,那你要小心罗。”这时宫月蕙饥渴淫荡,像一头凶猛的豺狼,玉体骑在华云龙的身上,猛起猛落。

    “啊……唔……美……美……好……好……唔……嗯……嗯……好美……好舒服……啊……龙哥哥……你……真……好……啊……唷……唔……嗯……爽……真爽……”

    华云龙道:“蕙妹妹,你的xx可真多。”

    宫月蕙道:“冤家……都是你害的……哥……哥……你的宝贝……太……太大了……哎呀……使我受不了了……爱……爱死它了……啊……哎呀……好……好爽啊……用力……哥哥……大宝贝哥哥……用力干……干……干死妹妹的……xx……啊……嗯……”

    “我今天要捣得你的xx流尽。”

    “哎……呀……哥哥……你真……够狠心……的……唉……呀……你……坏……唷……我……我喜欢……啊……嗯……舒服……真舒服……喔……”

    华云龙道:“谁叫你长得这么娇媚迷人?美艳动人,又骚又荡,又淫又浪的呢?”

    宫月蕙道:“嗯……唔……乖……乖……哥哥……我要死了……冤家……啊……你要我的命了……你是我生命中……的……魔……鬼……要命……的宝贝……又……粗……又……长……坚硬……如铁……捣……得……我……骨散……云飞……啊……啊……”

    “龙哥哥……啊……嗯……太爽了……不……不行了……又……又泄了……啊……嗯……喔……”

    宫月蕙可以说是骚劲透骨,天生淫荡,被粗长巨大宝贝,弄得xx直流,张眼舒眉,摇臀摇摆,花心张张合合,娇喘嘘嘘,死死活活。真是xx百出,骚劲万千。华云龙勇猛善战,运用技巧,急速快速,宫月蕙已抵挡不住,见她娇艳的喘息,在疲倦中还奋力地迎战,激起兴奋心情,精神抖擞,继续挺进不停。

    一直到华云龙终于将滚烫的阳精泄进宫月蕙的穴内,俩人才心满意足地重新清洗过后,回到床上。

    床单重新换过,宫月兰、贾玉如也洗过身子,华云龙搂着宫月蕙、宫月兰二女,贾玉如睡在外边。华云龙一边亲吻着宫月蕙、宫月兰二女,一边在二女的xx上轻揉着:“蕙妹妹、兰妹妹,舒服吗?”

    宫月兰羞笑道:“太舒服了,龙哥哥,想起白天对媛姊姊说的话,真抱歉。”

    华云龙笑着道:“算了,媛姊姊不会跟你计较的。”看宫月蕙十分的沉默,华云龙不由笑道:“蕙妹妹、兰妹妹,想不到你们一到床上都这么浪。”

    宫月蕙娇嗔道:“坏哥哥,坏了人家的清白还说人家浪。”

    华云龙笑着道:“你们放心,我马上托人向你们爹提亲。”

    宫月兰羞笑着道:“说真的,要是我们有了娃娃,那才羞人呢。”

    宫月蕙突然道:“龙哥哥,「倩女教」有这么多姐妹,你是不是……”话未说完,但意思很明显。

    贾玉如一直没有说话,因为宫月蕙、宫月兰毕竟是第一次嘛,所以她要让着二女,此时闻言道:“蕙姊姊,你猜得没错,除了我们大师姐以外,没有一个逃脱的。”

    宫月兰娇嗔道:“你啊,胃口还真不小。”

    华云龙哈哈一笑道:“你们不是领教过我的厉害了吗?”

    宫月蕙娇嗔道:“好了,别说了,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该睡觉了。”

    于是四人在肢体交缠中,沉沉睡去。翌日,贾少媛碰见宫月兰的时候,对她笑了一笑,笑得宫月兰粉脸绯红。贾少媛压低声音道:“怎么样,味道不错吧。”

    宫月兰娇嗔道:“坏姊姊,你还说。”要去胳肢贾少媛,俩女闹成一团。

    上午比较忙,华云龙安排好各项事情,下午,华云龙一边想着探敌晚上的事情,不知不觉来到方紫玉的房间。看见华云龙前来,方紫玉无言地扑入他的怀中。她闭起双眼,仰躺在华云龙的怀抱中,华云龙轻轻的解开她衣衫前的纽扣,再把肚兜的活结打开,她的一双丰满坚挺的xx房xx裸的展现在眼前。

    华云龙正要去摸玩时,方紫玉忽然双手扪住xx的道:“龙儿,大白天的,你怎么把肚兜的活结打开,这多羞人嘛。”

    “方姨,你别这么大声嘛,难道你想把大家都引来。”华云龙不由分说的拉开她的双手,揉摸起来,不时的揉捏几下那两粒红粉的xx。奶头被他揉捏得硬了起来,更伸手去抚摸她的xx,挖扣着那突起的阴蒂,方紫玉被他抚摸得不停的颤抖,全身酥麻酸痒。

    方紫玉喘息的叫道:“啊……龙儿……方姨被你揉得好难受……啊……你……你停一停……不要再揉呀……我……”

    华云龙问道:“怎么啦?方姨,是不是很舒服呀。”

    “舒服你的头啦……我……我都被你整死了……求求你把手拿开……我真受不了啦……”华云龙不听她那一套,俯下头去含住一粒大奶头,又吸又吮又舐、又咬的玩弄着,手指更加快地在xx里xx起来,这下使她更难受了。

    果然,方紫玉上身又扭又摆的叫道:“不要……龙儿……不要咬我……我的奶头……哎啊……痒死人了……方姨……真给你整惨了……哦!我……我完了……我……哦……”她说完全身猛的一阵颤抖,两条粉腿一上一下的摆动着,她已达第一次xx泄精了。

    华云龙问道:“方姨,舒不舒服?”

    “死龙儿,还问啦,我都难受死了还来调笑我,真恨死你啦。”说毕,双手挽着华云龙的脖子,两人拥抱起来,热列的缠绵,亲密的接吻。深长深长的热吻之后,两方如乾柴烈火,情不可制。

    方紫玉刚才被华云龙一阵抚吮xx和奶头时,已使她心中有一鼓强烈的冲动,欲火高涨,xx里已经湿润润的,急需要男人的大宝贝猛插她一阵,方能发泄心中的欲火。华云龙起身,迅速地将两人的衣物脱光,并将方紫玉平放于床上。

    华云龙用手弄开她的那双修长粉腿,仔细欣赏她下体的风光,只见她肥凸的xx上,生得一片浓密细长的阴毛,她的阴毛只在两片肥厚的大xx边,生得很浓厚。两片肥厚多毛的大xx,包着两片粉红色的小xx,红色的小阴蒂突出在外。华云龙先用手捏揉她的阴核一阵,再用嘴舌舐吮吸咬她的大阴核和xx。

    方紫玉叫道:“啊……龙儿……好龙儿……我被你……舐得痒……痒死了……啊……别……别咬……哎呀……方姨好难受呀……你……舐得好难受……啊……我……我就要不行了……”

    方紫玉被华云龙舐咬得全身颤抖,魂飘神荡,娇喘喘的,xx里的xx像江河决堤一样,不断的往外直流,xx道:“龙儿……你真要了方姨的……的命了……啊……我泄了……哎呀……我真受不了……啦……”一股热烫的xx,好似排山倒海而出。

    方紫玉又道:“啊……龙儿……你真会调理女人……把方姨整得要死了……一下子泄了那么多……现在里面痒死了……快……快来替……方姨止止痒……龙儿……方姨要你的大……大……”方紫玉说到这里,娇羞羞的说不下去。

    华云龙看她那骚媚淫荡的模样,故意逗着她说道:“方姨,你要龙儿的大什么,怎么不说下去呢?”

    “龙儿……你坏啊……就会欺负方姨……方姨不管了……要龙儿……的……大……宝贝……干方姨……插方姨的……xx……帮方姨……止痒啦……”

    华云龙道:“嗯,我的好方姨,龙儿替你止止痒。”说完,大宝贝对准她的桃花洞口用力一挺。「噗滋」一声,插入三寸左右。

    方紫玉叫道:“哎呀……龙儿……痛……痛死了……别再动……”方紫玉痛得粉脸变色,张口大叫。华云龙再用力一顶,又插入两寸多。

    方紫玉又大叫道:“啊……龙儿……痛死人了……别再顶了……你的太大了……我的里面好痛……我吃……吃不消了……呀……乖……别再……”

    华云龙觉得她的xx里是又暖又紧,xx嫩肉把宝贝圈的紧紧的,真舒服,真过瘾,看她那痛苦的表情,温柔的安慰她道:“方姨,真的弄得你很痛吗?”

    “还问呢,你的那么大,也不管方姨吃不吃得消,猛的直往下挺,差点挺得我快要痛死了过去……你真狠心……死冤家……”

    华云龙道:“对不起嘛,方姨,我是想让你痛快舒服,没想到反而把你弄痛了。”

    “没关系……等一下别再这样冲动……龙儿……你的宝贝……太大了……方姨……一时无法承受啊……请你慢慢来……爱惜方姨……”方紫玉说完后,马上闭上那双勾魂的媚眼。渐渐的,华云龙觉得包着xx的嫩肉松了些,就开始慢慢的轻送起来。

    方紫玉又叫道:“啊……好涨……好痛……龙儿……大宝贝的冤家……方姨的xx花心……被你的大xx顶得……酸麻……酥痒……死了……龙儿……快……快点动……方姨……要你……”方紫玉感到一阵从来没有尝过的滋味和快感,尤其是华云龙那xx上的大涯沟缘,在一抽一插时,削得阴壁四周的嫩肉,真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滋味。

    方紫玉媚眼如丝的哼道:“好龙儿……方姨……哎呀……美死了……大宝贝的好龙儿……大宝贝的小冤家……你用力搞吧……我不行了……喔……我又……又泄了……”方紫玉被华云龙领入从来没有过的境地,那受得了如此冲击,当然很快又泄身了。

    华云龙的大xx被她滚烫的淫液一烫,舒服无比,尤其她的子宫口,将他的大xx圈得紧紧的,还一吸一吮的动着,那种滋味真是美极了,再听她叫他用力干,于是华云龙抬高她的双腿,架在肩上,拿一个枕头摆在屁股下面,使她的xx,突挺的更高翘。

    华云龙贰话不说,再挺起屁股猛抽猛插,只干得她全身颤抖。方紫玉受惊般的呻吟xx,两条手臂像两条蛇般的紧紧抱着华云龙的背部,浪声叫道:“哎呀……龙儿……方姨……要被你干死了……我的xx……快……快被你弄穿了……冤家……你饶了我吧……我不……不行了……”

    华云龙此时改用多种不同方式xx,左右插花、三浅一深、六浅一深、九浅一深、三浅两深、研磨花心、研磨阴蒂、一浅一深、猛抽到口、猛插到底等等招式来调弄着方紫玉。方紫玉这时的娇躯,已经整个被欲火焚烧着,拼命扭摆着肥大的臀部,往上挺的配合著华云龙的抽送。

    “哎呀……好龙儿……方姨……可让你……玩……玩死了……啊……要命的小冤家……”方紫玉的大叫,骚媚淫浪的模样,使华云龙更加凶猛的狠抽猛插,一下比一下强,一下比一下重。这一阵急猛快狠的xx,xx好像自来水一样的往外流,顺着臀沟流在床单上面,湿了一大片。方紫玉被弄的欲仙欲死,不停的打寒颤,xx和汗水弄湿了整个床单。

    “大宝贝的冤家……方姨要……要死了……我完了……啊……泄死我了……”方紫玉猛的一阵痉挛,死死的抱紧华云龙的腰背,一泄如注。

    华云龙感到大xx一阵火热、酥痒,一阵酸麻,一股阳精飞射而出,全部冲入她的子宫去了。方紫玉被那又浓又烫的精液射得大叫一声:“哎呀……好龙儿……烫死方姨了……”

    华云龙射完精后,一下伏压在方紫玉的身上,她则张开樱唇,银牙紧紧的咬在华云龙的肩肉上,痛的他浑身一抖,大叫一声:“哎呀……”两人精疲力尽的,紧紧搂抱着,一动也不动的云游太虚去了。一场生死决战经历了一个多时辰,才告结束。

    两人一觉醒来,已是傍晚,华云龙赶紧起来,穿好衣服准备晚上的行动。方紫玉虽然万分不舍,但正事要紧,也无法留他。方紫玉也要去找「玉鸾夫人」顾鸾音,因此他们要分开一段时间了。

    []

    []


发发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情语潮湿 > 情语潮湿TXT下载 > 正文 宫家姐妹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申明:情语潮湿最新章节,小说《情语潮湿》文字、目录、评论均由网友发表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14-2018 发发小说网(www.fafaxs.net) 站内地图 百度地图 SitemapTx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