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情语潮湿:正文 母女二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龟甲    书名:情语潮湿    举报章节错误    TXT下载
聪明人一秒记住 发发小说网 www.fafaxs.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fafaxs.net

    [,,,!]

    几个小时后,也就在大约11点17分的时候,正学佐原口音的日语时,突然我看到一辆北京吉普自远处驶来这陆军驻地,车内的驾驶者我竟认识。[]

    她便是大陆明星唐慧娜,我在飞机上一亲芳泽的绝色大美人。可她现在却穿着一身军装,英姿飒爽的巾帼英雌模样令我差点也不敢确定她就是明星唐慧娜,幸好我对她的魔鬼身材、绝世姿容记忆犹新,和她翻云覆雨仿佛是刚刚发生的事,现在她又出现在我的面前了。咦?看她军装的装束和肩上的星杠应是中校级别,想不到她真的是大陆军人,那她得的全军女子五项全能冠军应是真的了,而她还这么年轻,这么漂亮!

    一身女军官夏装的打扮(下身是军裙),虽然比不上她镁光灯下霓裳羽衣的漂亮时尚,但带给我的冲动、激荡和亢奋绝不比光裸赤身、欲迎还羞的差。这大概便是许多男人的制服情节吧!想不到我也有,呵呵!

    但叫我不爽的是,她旁边的位置竟坐着个男军人,大概警卫员,虽然他紧张地抓着扶手,目不斜视,但也令我不爽,因为慧娜身上的香味在那车上肯定会被人嗅到(唉!我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小器了),而且她雪白的膝盖总会被那警卫员的眼角扫到。

    “小娜!开慢点!快到驻地了!”后座的人道。

    “知道了!妈!”唐慧娜应道。

    晕!光顾着看我的慧娜了,忘了介绍后座还有两个人了。一个也是警卫员,也是严肃紧张的模样,大概被慧娜的这种风驰电掣的车速给折腾的够呛。另一个是三四十位妇人,但也是军官,不!是将军打扮,看被慧娜称作妈的女人,她肩上的星花应是少将级别。老天!慧娜的妈竟是少将,这在外界是根本不被了解的,那天在机场接慧娜的两个男人也应该是警卫员了,但我肯定当天不是这两个警卫员,而一个少将的级别也就享受两名警卫员的保护,那天的警卫员应是他家其他成员的警卫员,这样说来,慧娜的家中成员至少还有一位是将军级别的人物。当时他们提到的慧娜爷爷,这么说来他爷爷很可能是将军了,慧娜这也算是军人世家了。

    我发现慧娜的妈没那两位警卫员那么紧张难受,而且还挺漂亮的,想来她年青时更是个大美人啊!不过她鼻子上架了副眼镜,使她现在的魅力略微降低了些。还有,我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慧娜的妈面部结构和轮廓有外来的基因,虽然已很中国化,但在我透世色眼下,我还是感觉出有点不寻常,但具体的又说不出在哪。

    她身上的证件显示:姓名:卫瑶思少将,(相片)

    性别:女出生:1953年8月21日军衔:少将职务:中国武器材料研究所主任编号:010566835(及条形码)

    而慧娜身上的军官证:姓名:唐爱军(这才是唐慧娜的真实名字)(相片)

    性别:女出生:1977年11月18日军衔:中校职务:中国第057832部队第1团(军刺)副团长兼中xx政歌舞团演员编号:072523566(及条形码)

    慧娜开车怎么开得这么快?按理这应是她旁边警卫员的工作,难道她要赶着看某个人?

    不会是我吧?(自我感觉很好的我难免往这方面想)

    她们来这做什么?按理明星身份的慧娜穿着时尚的衣服,在公众的目光下到处活动的作用远比她穿这身军服来得大。

    看着慧娜放慢车速,驶近驻地。

    通过检查后,慧娜的妈指道:“医院在那边!”

    我暗喜,慧娜果然是来找我的。想不到她竟然知道我的行踪,看来大陆的保密工作还是有问题的,只要权利够大,便能突破过各种规定、制度和法律的限制。这么说来应该已经有很多人知道我的行动了。还好慧娜是我的女人,对我没有威胁。

    “好了,休息一下吧!”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笑道:“午饭的时间快到了。”趁机去迎我的美人了。

    楼梯刚上来的慧娜一看到我立即尖叫着冲过来,一下扑进我怀里,哪还有中校的威仪和女人的矜持,更甭提大明星的高傲了。“坏蛋!来北京也不来找我!呜……”紧紧搂着我的慧娜还一边捶打我。

    晕!你什么时候说过你在北京了?又什么时候要我来找你了?我连你的家在哪都不知道,而且机场分手时也没给我联系电话,还怪我!女人真是不讲理!但我知道现在根本不是论理的时候,而且也没法和美女论理。我亲昵道:“亲爱的小乖乖!想死我了!”我双手紧紧抓握慧娜的小臀部将她旋转起来,并用力揉捏着。

    慧娜捧着我的脸热情地亲吻起来,羡煞旁人(走廊两边有不少的病人、护卫和医生)。

    这时,慧娜的妈卫瑶思也已上了楼梯,问道:“小娜!这位是……”两个警卫员跟在她身后。

    慧娜立即挣脱开我的魔手下地站好,不好意思地拉着我过去,为我们介绍道:“妈!这就是花睿龙。小龙,这是我妈!”

    我礼貌地点头道:“伯母好!”

    慧娜妈推了推眼镜,仔细地打量着我,大概是想看清我这小子有什么魔力,竟能征服她的女儿。想必她也已知道我的来历和年纪。

    然后便是我们移到一个安静的地方聊天。

    说是聊天,其实却是慧娜的妈在问,我来回答,不仅没奖品的那种,而且还象被审犯人似的,把我家底问得一清二楚,她大概是在挑选审查准女婿。

    但我心里郁闷极了,第一次如此……她若不是慧娜的妈,我……算了!还是忍一下了。

    同时,一个邪念在心里若隐若现:要不要也将她象玉娇的妈淑秀一样?嘿嘿……

    最后,慧娜的妈又回到刚才被我含糊敷衍过的老问题:我修炼的是什么(功夫)?

    我看她这么认真和在意的样子,便知道再不好敷衍过去,但要让我去骗她,感觉也不应该,算了!还是如实相告吧!看那《男尊阳功》根本不为世人所知,便知它的知名度并不大,那说给慧娜的妈听,她一定没听说过,也就不会在意了。

    “是《男尊阳功》。”我轻松道。

    “啊?”慧娜的妈竟然非常震惊地站起身来,张大着嘴巴,大得可以轻易塞入我最猛状态下的宝贝头(晕!我真是风流成性,在这时竟对慧娜的妈动起了邪念……不过好象很刺激哦……),看来她不仅听说过,还深知其厉害。“《男尊阳功》……真的是《男尊阳功》?你都学了什么?到什么境界了?”

    “外功嘛……‘拳’、‘掌’、‘指’、‘腿’、‘剑’、‘枪’、‘棍’、‘鞭’、‘盾’、‘暗器’已学神似五六,只是没机会使用,不知威力如何;‘炎气’和‘冰结’刚开始玩,收发控制得不是很好;‘旋劲突爆’只是明白其意,但也没真正练过和施展过,可能要使用起来有一二成的威力吧;‘夺魂摄魄’也是刚学,也还没机会试验过;至于‘分解湮灭’可以对质量和密度较小的物质进行分解,但还远远做不到湮灭(湮灭需要巨大的力量和能量才能将物质真正湮灭)……”我据实回答。

    “那‘点穴法’、‘轻功’、‘御物’、‘意念’、‘改容变形’与‘催情促欲’修炼到什么状态了?”慧娜的妈问话时带着颤音,显示激动不已。

    想不到她这也知道,看来她真是了解《男尊阳功》,难道她也学过?“‘点穴法’只学了简单的部分;‘轻功’可以在水上飞奔和虚空静浮,还没机会学腾空飞行;‘御物’嘛可以移动小件东西,大家伙还没试过;至于‘意念’只有等条件(完全搞清‘脑域详解’和练成第十二、三心法)成熟时再说了;‘改容变形’嘛倒不难,不过要练成肌肤的颜色随意改变还不行;不过‘催情促欲’已被我练到xx成境界。”我洋洋得意着。

    慧娜似懂非懂地看着我们说话,不解和震惊充满了她,且无从插嘴,只能看着我和她妈在聊。

    可她妈就不一样了,她问起了最核心的问题:“‘微功’什么境界了?”可以看得出慧娜的妈在屏住呼吸问,心脏也重重不规则地乱跳。

    “正朝第六七层境界进发。”

    “啊!”巨大震惊激动中的慧娜妈竟跑过来,卟嗵地跪在我面前,口称:“少主!”

    这下轮到我震惊了(暂不提慧娜),不解地望着跪在我面前的女人,不过也只一秒钟便清醒过来,赶紧起身去扶她。可是,可能我失神无措加震惊,也可能慧娜的妈跪得太近了,我一起身去扶,我的裤裆正好对着她的脸,准确的讲是她的嘴巴,也就这么顶碰一下,吓得我赶紧缩了缩臀部,便再不好意思去扶慧娜的妈。可是留给我内心的刺激无法形容,至少在两秒钟内无法思考,绮念自然地滋生、发展。

    再说慧娜的妈也是一愣神后,脸色剧红,羞窘得低首不知该起来,还是继续跪下去。

    而慧娜的角度看得不真切,不知道我和她妈瞬间接触的状况,只知道她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妈竟跪在她的男人面前,还口称“少主!”她也无法思考了。

    但我已清醒过来,我隐隐猜到这必与我的隔世师父高星雨有关,慧娜妈尊重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师父。可对我来说足够了,沾光就沾光了,不沾白不沾,我已无法再把慧娜妈放在岳母的长辈位置来尊重了,自己虽然是沾了师父的光,但已明白自己的身份地位非凡,只等问清来龙去脉。可眼前的便宜不占白不占。于是我缩回去的裆部又悄悄地挺前,将要再次贴近慧娜妈的脸时,才去扶她的双肩,说扶还不如说抚摸更恰当,简直是在固定人家,不让她逃开嘛!我真是坏透了!呵呵!不过坏得我开心!

    羞红脸的慧娜妈赶紧起身,嗔白了我一眼,却没有任何生气意思。慧娜也已清醒过来扶她妈。

    而我知道自己大胆得没出问题,现在我虽然也疑问重重,但我在心里已把她与淑秀一样对待了,只要有机会我想有可能可以把她母女大小通吃,到时让她们一起跪在我跨下……

    意淫中的我还是不忘提出我的疑问:“伯母,怎么回事?竟叫我‘少主’?”

    慧娜妈趁机转过身去,避开我色眯眯的目光,在她女儿的扶持下重新坐好,并让慧娜去看看门是否关好,但在得到我肯定的保证后,才娓娓道来一段令我和慧娜久久震惊其中的“天外夜谭”。

    慧娜却问道:“妈,如果这是真的,为什么现在的世人竟不知道我们外星后裔的存在?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慧娜妈苦笑道:“怎么告诉你!难道我让你上学时到处乱说吗!那样的话你还会有快乐的童年吗?而且当年在亚特兰帝斯末日之前,星雨圣王便劝告我们这支离开亚特兰帝斯的族部,要严守自己是外星遗族的秘密,只有在后代成年时或者自己即将要死亡时才能把这个秘密告诉孩子,一代代只能用口头语言的形式将秘密延续,绝不用任何文字记载。”

    “现在也要我发最重的的誓,绝不对任何人讲吗?”慧娜问道。

    “是的,也不是!”

    “什么意思?”

    “我族人最大的心愿便是重返回我们祖先的母星球,为此我们族人不断地在努力,所以说与不说似情况而定,比如现在星雨圣王的传世弟子在此……”

    “妈!我知道了。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我们外星后裔现在还有‘魔法’吗?”

    “有的没有,有的有,有的自己没有,但在某一后代身上也许会有,要看遗传基因的强弱作用而定。”

    “那妈有‘魔法’吗?”

    “有!”说着慧娜的妈手一扬,桌上的杯子便吸到她手,接着翻转朝下,杯里的水刚倒出便凝结成冰决,停立在虚空中,慧娜的妈另一只手又一挥,冰决着火了,情形好不神奇、怪异。以我的探察真气布满这空间,我可以作证,慧娜的妈不是在变魔术或玩任何花样,而是真正地调用起空间中无处不在的宇宙能量,通过人精神力与之沟通和控制的作用而达到目的,就象冰娃、火人他们一样。

    慧娜不住地鼓掌道:“妈!你好厉害!这太好玩!太神奇了!”说着过去一边仔细观看,一边撒娇道:“妈!我能不能也学这‘魔法’啊?”

    慧娜妈瞬间将杯子和冰决恢复回原状,一边道:“当然可以!其实你的精神力和身体条件都比妈强,只是你还不懂得如何去控制精神力,好吧,过了今天我便教你。”

    慧娜又撒娇道:“妈,如果不是现在说破这件事,你会什么时候教我控制精神力?”

    “那要你成家有后代以后,或者我……”

    “妈——为什么要等人家成家有后代才……”说着慧娜羞赧地望了我一眼。

    “因为当一个女人有了后代,便知道身为母亲的责任,和明白事情的轻重,便懂得为自己儿女后代的幸福安全而考虑。”

    “那……妈……我也要象你一样称小龙为‘少主’吗?”慧娜微红着脸道。

    “是的!除非你成为他的女人。”

    “妈,人家早就是他的人啦……”说着慧娜的脸更红了。

    “傻孩子,我指的是婚姻形式上的。这传统早就在亚特兰帝斯帝国成立前,甚至更早在我们祖先的母星上便有这样写进法律的传统。据说即使是当年亚特兰帝斯至高无上的大帝见到圣王也只有跪伏叩拜在圣王的脚下。”

    “那是圣王嘛,小龙又不是圣王,而且他还这么小。”

    “不!据说,当年在我们祖先的母星上,圣王的两位弟子在圣王走后,不仅继承了圣王的丰功伟绩,还将圣王的大业扩大、发展,带给后世数万年的平安盛世。所以对圣王弟子的尊重也是完全不折不扣的。”

    边听边意淫的我,当听说师父还有两位弟子时,顿时将胡思乱想暂时压下。可问了半天,仅知道师父的两位弟子很厉害,就没更多更详细的资料了,可见这种口传言教的形式很容易让许多的真实情形失传或变味。

    然后,便向慧娜妈了解师父的情况。得到的回答是,师父星雨威猛睿智,会飞,会使用象魔法的武功,且英俊潇洒,风流无敌,身边常有无数的绝色美女。就差要将所有赞美男人优点的言辞全用在师父身上了,可见慧娜的妈乃至她的先人是多么的崇拜我师父。

    我听后顿觉自己的压力大了许多,现在的我却在为自己的家人讨还血债而去打拼,而师父却不知在哪个时空风流快活呢。

    慧娜则不以为然道:“我觉得小龙将来的成就绝不在圣王之下。”看来真是情人眼里出白马王子。

    慧娜妈摇摇头,却拿自己的女儿没招。如果我不是师父的徒弟,只怕慧娜妈一定会和自己的女儿争起来。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我知道是陈上校,他见我们在这里面一谈就一个多小时,终忍不住来打挠。

    然后,我们借口要去吃中饭,来掩饰难平的思绪。

    饭后,陈上校告诉我,除了老衲外金刚他们也来了,正在“擎天基地(就是我昨晚过夜的那个基地)”里。我问怎么回事,陈上校说金刚他们放心不下我,便要来帮忙助阵。我赶紧要回去,慧娜和她妈竟也要和我一同去。

    我和慧娜,还有她妈乘一辆车。至于慧娜妈的两个警卫员就没有资格进入“擎天基地”了。而本来慧娜也是不够级别的,但因为我的原因……

    在车里,深思的我突然问道:“伯母,这世上会异能的人会不会都是亚特兰帝斯人的后代?”

    “少主,大部分是亚特兰帝斯人的后裔,不过也有许多是自己基因因素。”慧娜妈还是坚持要称我为少主,我拿她没法。而慧娜则叫我小龙。

    “可这么多人,我想总有人会泄露秘密的,可现在为何还是没人知道亚特兰帝斯乃至外星文明的事?”

    “才不会,由于早期的严格约定、遵守,现在过了几千年,有许多人大概还没机会告诉后代就发生了不幸,所以秘密成了永久的秘密,而象我家这一脉能够完整地秘密一代又代地口传心记下来,也就不多了。”

    “是啊!不安定的古代有太多的变故了。”我搂紧身边慧娜的腰身。

    “是啊!真幸运的竟让慧娜遇见了你,圣王的弟子。我感到很荣耀。”慧娜妈依然一脸的兴奋。

    “呵呵!”我不免洋洋得意起来,搂着慧娜便亲吻起来,情动得一时忘了她妈在场。慧娜无力象征性抗拒了几下,便任由我将舌头伸进她的口中。

    慧娜的妈没有责怪,只是有点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去不看我们,但眼中满是喜悦之色,当然还有一点点的羞窘。

    突然,我兴起想逗逗这外星遗裔兼美妇将军的心情,反正她已经深感荣焉地赞同我和她女儿慧娜的关系,而且还爱屋及乌地极其尊重我。于是,我对慧娜的动作、声响在故意下节节升级。

    情窦初开、刚识xx美妙的慧娜轻易地被我的手段所征服,现在她不仅没有半点抗拒之心,还热情如火地与我肆意缠绵。她的军帽已戴在了我头上,她的军官服已完全敞开心扉,露出里面又娇又嫩、如玉似雪的鼓涨丰乳,我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她的xx比几日前大多了,在我的魔爪下就象两个熟透的大水蜜桃般的极其诱人。还有她的军裙也被我撩到腰上,露出里面非常诱人犯罪的丁字裤,谁能想到她端庄军裙里竟穿这种象细绳般的丁字裤,她这是穿给我看的啊,多可爱的玉人啊!双手摸着滑嫩的小xx,我用牙去咬住细带轻轻拉下,完全暴露出里面春光美景,让我兴奋动情不已,不由地一咬住她吹弹欲破的臀肉,一番啜弄后才移向她臀缝股沟。我深信慧娜定是早就有思想准备在见到我会和我亲热,所以她的私隐蜜处不仅没有异味,还有股清甜芳香,至此我哪还客气。

    呻吟浪语逐渐提高,害得一直蓄意躲避的少将美妇掩耳朵又没用,不掩又受不了,最后不得不借怕被别人听到,让我们注意点。

    慧娜这才想起身边还有母亲,娇羞万分地欲拒还迎的样子真是动人至极。

    而我根本不管哪许多,我蓄意挑起的xx,哪还容我强行克制,而且这难得有限的时光也不能浪费啊!于是,我干脆将慧娜抱到少将美妇身边,先脱下慧娜妈的眼镜,然后将她的女儿送到她怀里。我真是“欺人太甚”地让她抱着自己的女儿,大敞开慧娜的双腿,便掏出我的大宝贝,微沾了慧娜花穴外的浪水磨了几下便一顶到底。而她妈,穿着少将军服的美妇无奈地抱着她的女儿,一边还要忍受羞人的近乎凌辱的情景,让我大干她的女儿。

    我知道,如果我不是我师父的弟子,如果我只是个普通平凡的男人,这根本无法想象能享受到如此待遇和美肉。

    慧娜也很羞涩,一直闭着眼睛不敢看她的母亲,默默地承受着我花样繁多、技巧精湛的顶、插、钻、磨、括、震、摇、拨等所带给她强烈而巨大刺激和享受。没几下不得不高唱淫歌浪语,现在我只担心这车内的隔音效果。

    看着玉脸通红的美妇少将也开始气喘嘘嘘,我恶作剧地快速拔出粗大宝贝,一下就送到美妇面前,惊吓得少将连连避让,最后却被我紧紧抓住她的头,她不得不面对我的冒犯、玩弄。乞求的神色在我面前无效后只得乖乖张口缓缓地含入。而这时正好被睁眼的慧娜看得一清二楚,在这一刻,她们母女的对视足以让她们羞窘一生。

    但这才算什么呀!我将用在淑秀母女身上的淫乐手段也一一地用在她们身上。

    很快,她们母女认命似的也就任我肆意玩弄了,因为从我们知道真相起便已经注定了这命运。

    于是,慧娜妈渐渐放开了。只是便宜了我,让我大享了这人间极乐美事。

    这不,激射在这两母女美屄里的浓精还未泄完便急急拔出,又马上被她们热情的嘴巴争相含住吸吮。

    直至被舔吸干净。

    而我抚摸着这对跪在我面前的美女母女的头,她们的六个骚洞都被我开发享用了。只感觉这一刻值得了。

    不过我也非只索取不付出,在这对母女身上我已暗动手脚,相信美丽动人的明星将更加美丽动人,风姿卓绝的美妇将变得年青亮丽,青春重显,象淑秀一样返老还童,性感迷人。

    车外敲门时,我才感觉时光的短暂。而她们母女则吓得赶紧扣衣放裙,看在眼中乐得我真想这刻能成为永恒。

    瑶思张口:“少……”便被我打断道:“以后不许叫我‘少主’!因为你们都已成为我的女人,以后叫我‘龙哥’、‘亲亲老公’,‘亲亲哥哥’,甚至‘大xx哥哥’都行,就是不许叫‘少主’!ok?不然要接受惩罚。”

    慧娜媚眼如丝、笑嘻嘻地凑前问道:“什么惩罚啊?”

    “在王府井裸奔。”

    母女俩可爱顽皮地伸伸舌头,却没有害怕的意思,大概她们都明白我绝对不会让我的女人去做这种事的。

    下车的我对外面的军人道:“将军和中校乘车有点累,要休息一下,你们不要去打搅她们!”

    “是!”军人竟对我敬礼。

    当我和陈上校进入电梯,慧娜母女俩在车内聊道:“妈!小龙真是坏死了,竟对我们……这样……”说着慧娜埋进她妈怀里。

    “唉……没办法,这是逃不过的命运,只是……我对不起你爸了……”瑶思愧疚道。

    “妈!别这样,爸都躺在病床上11年了,要是按他的意思,你早就和他离婚了。我觉得你没对不起我爸,妈!你有选择幸福的权利。”

    “唉……那也不能和你一起……唉……真是冤孽……我都不知道以后怎么面对你爸和你了……”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慧娜支起身又道:“妈!现在想想怎么帮小龙,怎么说他也才十岁啊。”

    “我想应该不用担心他,听他说的,我想这世上应没什么能危及到他的生命……”

    “妈,可我还是不放心啊。”

    “那我们先下去看看,看看他实力到底如何。”

    “好!妈,这是你的眼镜。”

    瑶思接过戴上,却立即惊讶道:“奇怪!我的近视……好象没有了……”

    “是吗?”引得慧娜凑前去观察她妈,也讶异道:“啊!妈!你脸上的皱纹、痦子都没有了!而且…而且你好象变年青了……好多岁……”说着慧娜用手去摸她妈的脸,接着赞道:“妈,你的皮肤也变得细滑娇嫩了。”

    瑶思赶紧用手去摸自己的脸,奇道:“真的啊……怎么回事……”接着又突然愁道:“这下糟了,我突然变成这样子,别人认不得我了,我……”

    慧娜赶紧宽慰道:“没事的,妈,你脸形没变多少,戴上眼镜应该可以掩饰一下。”

    “可现在我没近视了……”

    “哈……没事啦,可以学林志炫戴空眼镜啦。”说着慧娜把眼镜片的玻璃敲掉,只剩下空眼镜框,然后给她妈戴上。果然,她妈的样子又近了几分之前的。

    刚舒口气的瑶思又道:“可我感觉好象哪里还有不对劲……”

    “怎么了?妈,又哪里感觉不对了?”

    “我感觉有点胸闷……好象胸罩变紧变小了……”瑶思托着自己的xx捏了捏,又前后瞧瞧。

    慧娜却笑道:“妈,好象是你的胸部变大了。”

    “是啊!我也觉得它们变沉了好多,你看!以前宽宽的军服现在有点紧了……而且裙子却变得宽宽松松直往下掉,好象我的屁股、腰围变小了许多……看来……都是那个‘坏东西’干的好事。”瑶思提着自己裙子的样子甭提多可爱了,尤其最后一句用小女儿家的口吻道出说多娇媚就有多娇媚。

    “哈哈!”慧娜却开心得直笑,道:“妈,你不叫他少主啦?”

    “小娜你也是坏女儿!竟打趣你妈,现在叫我怎么出去见人?”

    “没事啦!”说着慧娜便找别针、发夹之类的东西给她妈的裙收紧。

    完了,瑶思转着身姿,左右顾盼一番后问道:“小娜,你说妈是不是变得年青漂亮了?”

    “是啊!至少年青了5岁,不!至少有10岁。”

    “唉!也不知道那坏家伙打的是什么主意。”瑶思开始忧虑起来。

    “妈!别管了,实在不行就提前离休好啦。”

    “那你爸那关怎么办?”

    “有什么怎么办!爸不是一直想和你离婚吗?爸会体谅你的。现在我只担心小龙去日本后……”

    “唉!真是女生外相……其实我并不担心他,我相信会《男尊阳功》的人这世界大可去的,如果说你的小龙有什么对手的话那只有他的师父。”

    “可我……还是不太放心……”

    “那就让你的小龙表现一下他的实力给你看,你就知道他的厉害了。”

    “那好!妈!我们去吧!”

    “唔……嘘……”瑶思捂着下体。

    “妈,怎么啦?”

    瑶思顿时红着脸,嗔道:“还不是你的小龙害的,非要弄人家那里……”

    慧娜也羞道:“是啊!那坏东西,一会要好好教训他。”

    “唉……保持了十来年的贞洁…就毁在他手里……”

    慧娜却嘻笑:“妈!感觉怎么样?”

    “死丫头!还笑妈!”说着瑶思嗝吱慧娜,慧娜对她妈也不客气,于是她们母女笑闹作一团。

    []

    []


发发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情语潮湿 > 情语潮湿TXT下载 > 正文 母女二人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申明:情语潮湿最新章节,小说《情语潮湿》文字、目录、评论均由网友发表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14-2018 发发小说网(www.fafaxs.net) 站内地图 百度地图 SitemapTx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