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情语潮湿:正文 风流实践小妈伯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龟甲    书名:情语潮湿    举报章节错误    TXT下载
聪明人一秒记住 发发小说网 www.fafa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fafaxs.com

    [,,,!]

    突然,一声“哎哟——”

    背景颜色默认白色淡蓝蓝色淡灰灰色深灰暗灰绿色明黄字体颜色黑色红色绿色蓝色棕色字体大小小号较小中号较大大号鼠标双击滚屏(1-10,1最慢,10最快)

    桃花源记->书库首页->《风流花少》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成长篇】第16章风流实践

    我睁眼一看,原来是玉芝小妈,她正抱着头发呼痛呢?不用问,我也知道这是因为她没发现她的一小缕秀发被我压在身下,所以一起身就拽疼了。wW.w.fafaXS·com 发@发@小说网()

    我笑嘻嘻地捏捏她温暖的大xx道:“今天怎么起得比我早了?啊……”不等她回答,我便从窗外射进来的阳光明白自己今天睡迟了,竟没按时起床锻炼身体,现在已8点11分了。

    “对不起!睿龙,我看你睡得香,才没叫你!”玉芝不好意思道,身子也偎贴了过来。

    这时,另一边的玉娇小妈也醒了过来,坐起身,便坦露出娇媚性感的xx身子,让我眼睛饱享香艳。

    我没有怪她们,也舍不得怪,因为问题出在自己身上,昨晚喝了那么多的大补酒,好象做了很多很风流的事……昨晚怎么了?可怎么也记不起来,只好左右施手,各摸了几把就跳起身,直奔练功房,亡羊补牢。

    “等等,睿龙!慧珍太太昨晚把你送回来的时候,让我们告诉你早上醒来后去找她,她有话跟你说……”玉芝脸微红道。

    “啊!她知道你们和我的关系了?”心里却奇怪昨晚怎么会是慧珍伯母送我回来。

    “嗯……”玉芝、玉娇都不好意思了。

    噢!我想起来了,昨晚操完玉智姐她们后,又喝了大补酒,把慧珍、心湄、佩玲三位伯母和十一姑给干了,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所以她们把我送回房间时定看到两位小妈了,但她们也做贼心虚,造成现在大家的心照不宣。

    我得意地笑笑,心里着实为昨晚的风流壮举骄傲得意不已,那样的快活能有几人得享,呵呵!可惜梦里她们十人的群欢却不是真的,尤其和她们母女俩或母女仨的,那情景难道只能在梦中重温么?

    啊!对了!在梦里的练功心得得赶紧温习和熟记下来,不然就白练了。

    “娇汁小妈!我先去练功了,你们一个小时后到练功房来找我……”我飞似的跑出去了。

    依梦中的心得,我象疯子似的武动起来,和假想敌你来我往,从剑法到拳法、掌法、指法到腿法,无所不用的大战,并用梦中已试用过的新三种经络运行方式运起“男尊阳功”,准确的讲是十七种“男尊阳功”的运行方式我学会了八种:“少阳心经”、“少阴肾经”、“太阴肺经”、“阳明肠经”、“阳明胃经”、“太阴脾经”、“少阳胆经”、“任督二脉阴阳经”,而另“太阳小肠经”、“太阳膀胱经”、“手少阳、太阳、少阴、太阴、阳明经”、“足阳明、太阴、太阳、少阴、少阳、厥阴经”、“阴阳归元融合法”和在脑域运行的“脑叶阴阳环流法”、“脑干内外对流法”共七种还不会,或者说还没敢试。

    但我知道,在目前阶段够用了,如果修炼得法、运用得当、练武够刻苦持续,相信很快就能进入到中阶段的。

    可真实世界是现实受制约的,如身体的柔韧性和局限性,地心的引力作用,体能的极限,大脑与肢体的配合不熟练等等,都不能使我象梦中那样随心所欲的施展,速度更是缓慢多了。

    练了一个小时,让人泄气不已,也火大不已。

    心气不宁时,进展更是缓慢,气得我干脆不练了,这是吸取梦里的经验教训,不可操之过急。唯一令我高兴的是梦里练过的东西大部分我都记住了,算来也不是没有收获。

    但我知道我现在比昨天这个时候强许多了,无论是经验还是技巧,都大大的飞跃了个台阶,而这种进步是实实在在的东西,不会消失或镜花水月。

    功收后,我微笑地对已站在屏风旁良久的数位美女道:“伯母们!你们有什么事吗?”

    慧珍伯母才从目瞪口呆中惊醒过来,不答我,径自赞叹和不可思议道:“小龙!这是你练的武功吗?怎么不象是‘咏春拳’或‘跆拳道’、‘空手道’?这么快、猛……你练的是什么呀?”

    “是呀!虽然我对武术不怎么了解,但也没见过你这样啊!”佩玲伯母也讶道。

    “是啊!昨天你可没有这样武功啊,而且今天大不一样了,可以说突飞猛进……”圣子伯母也由衷叹道。

    我得意洋洋地笑道:“这是我新创的‘小龙阳功’!怎么样?”同时考虑着,是否露出小龙宝贝,让她们一起再度见识见识。

    “什么呀?!瞎掰!小龙,你……”慧珍伯母开始微红起脸了,可能是想起昨晚的事。

    我哈哈笑道:“你们都有和我发生过关系了!还害羞什么?”我就是撕破她们矜持,好方便和我纵情快乐。

    “啊!”众女面面相视,果然都羞愧不已。除了最早被我弄过的两位小妈玉娇、玉芝现在躲在最后面外,慧珍、心湄、佩玲、圣子、贤姬和紫玫等六位伯母现在也在这。在此之前她们最多也只是相互猜疑而已,哪象现在被我一语道破,弄得进退不得。

    可象她们这个年纪的贵妇还能表现得如少女般的娇羞容颜还是让我这个见惯美女的富家少爷生起惊艳的感觉,太迷人了。

    宝贝并没有因为剧烈的锻炼而无精打采,反而精神百倍的一柱擎天,顶得练功服搭起空前的帐篷,不用看,我可以感觉出宝贝更强壮了。呵呵!我真是栽培有方啊!

    众女花容更娇艳了,羞涩中双目却舍不得离开我的帐篷,火辣辣的要把我融化掉似的。这就是食髓知味的贵妇淑女的眼光,她们太识货了!

    我做了个要脱裤子的假动作,引得她们立即呼吸一促,哇!这情形就象被肉骨头引诱的狗,不!不应该这样形容一家人,但自己又找不出比这更形象的比喻,呵呵!

    她们终发现我坏坏的笑容里露着一股顽皮戏耍之意,既羞又恼可又无可奈何,慧珍伯母率先跺跺脚,娇嗔道:“好啦!你戏耍够了吧?现在已经九点了,好吃饭了吧?奶奶还在下面等呢?一会我们有话和你谈。”

    “行啊!可我一身汗,你们谁陪我洗澡啊?呔!不许跑!逃跑者我会罚她的!”我的话吓得想跑的紫玫伯母立即停步。

    最后还是我淫威得逞,她们被我我又哄又威胁还引诱地全骗到我所得意的大浴缸内。

    可这是我第一次后悔当初为什么没选择更大的浴缸,致使现在这么拥挤。在这并不算小的浴缸内一下子挤九个人,立使我们转身都现得有些困难,尤其八位都是丰乳肥臀,一个更胜一个的国色天香,爽得我大呼艳福的同时也感拥挤不畅,有必要换个更大的浴缸,可只怕整个台湾都没有比这个更大的了,对!订做一个,可容二、三十人个或四、五十人的,呵呵!只怕厂家会很奇怪,还以为我为破吉尼斯世界记录而哗众取宠呢。

    不过刺激与享受还是不减反增。众美女都是极有床第经验的旷妇怨女,所以我的快乐也是无限的。八双玉手摸将上来,配合其xx肥奶把我蹂躏得都不记得自己是谁了,宝贝更“惨”,谁叫它是罪魁祸首呢。

    不一会,它就被吞没在阴森森、湿漉漉、不见阳光却不失温暖的拥挤空间,伸手不见五指地独自行进着,却不感到害怕,也没有窒息的感觉。

    进进出出得忙个不停,不知是为了开掘潺潺的“矿泉水”,还是向里灌注,只知道大家都很有干劲,不把一个个“矿洞”钻探到底誓不罢休。

    而我这“矿工”很喜欢钻探不同的“矿洞”,那份“辛苦”却让我乐此不疲。

    渐渐地,“矿洞们”似乎不满了,不满“钻控机”只有一台,把我正在“山峰”上测量的一双劳动力抓去充数了,就象当年爷爷抓穷老百姓当壮丁一样,我“委曲求全”,就象大陆xx强调的“以苦为乐,苦中作乐,艰苦奋斗,排除万难,不怕牺牲,坚持到底,争取最后的胜利!”

    是的,xx的那套是很有效的。

    最后,xx果然赢得了胜利,得到了天下。而学以致用的我也使用“渡过黄河,挺进大别山,敌进我进,敌退我退,主力突破,两翼穿插配合,齐心协力,齐头并进,分而奸之,聚(举)而亦奸之,问鼎中原,三大决战,擒贼擒王,突破天堑,各个击破,一网打尽……”经过诸多战略战术后最终也赢得了辉煌的胜利。

    然后是打扫战场,恢复建设,走“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道路。

    “叩叩叩……小龙!你在干什么呢?还不出来吃饭?”玉莲伯母在叫门。

    吓得陶醉在欢乐余韵中的诸女跳了起来,慌忙地找衣服乱套起来。

    我毫不在乎,也根本不紧张,若不是因为可能会有伯父们出现,我根本就会不栓门的。大伯父的大太太玉莲伯母要是现在进得来看到这种混乱xx的情景不知是惊讶呢?还是羡慕?但一定是目瞪口呆!

    玉莲伯母虽然已经41岁,且也有点发福了,但能生出象金梅姐那样女儿的她当然不会差到哪去,她的xx洞我也用手掏过。

    我猜测,伯母和小妈们在我这上面下面人是知道的,她们现在这样子再掩饰再遮挡也是没用的,湿漉的头发和裙裳已经暴露无遗了,唯一的办法就是把大伯母也拉下水,帮忙掩盖奸情。

    打定主意后,便什么也不围也不穿的跳出浴缸,径自开门去了。

    吓得伯母们花容变色,连忙追上来制止,被我一通手语说服,毕竟我说得有理嘛!

    于是她们都藏在洗室内听我在外面表演。

    “啊!小龙!你这样会感……”大伯母也在我这万试万灵方xx住了,惊呆了。

    相信她不会把我脸上的笑容当作是天真无邪的笑。我不费什么力,就把玉莲伯母拖进来了。

    在关门的瞬间也紧紧抱住这个我也很熟悉的丰满xx。

    “小龙,你松开,干嘛抱这么紧?啊!你……你要干什么?”我正为她脱衣解带。

    “想奸你啊!”我笑嘻嘻道,已根本不把她当作自己伯母看待了,在我眼中她已经是剥光和里面诸女并无不同的美女,虽然年纪有点大了,但为时不晚,还风韵犹存,美艳仍在。如果我现在18岁,那她就(快五十岁了)没什么好玩的了,还好!现在的我已经解了风情,而且胜任有余。

    “小龙!你不要说笑了!快住手!”她微弱的抵抗不要说这两天大大进步的我,就是生日前的我也能轻易制住她,不然怎能做学校里的霸王和老大。

    我轻轻抓住她的手腕一扭,然后在她腿弯轻轻一碰,就使大伯母跪倒在地毯上了。谁让她自告奋勇来的,怪不得我了。我迅速抓住她的头发向前一带,立即就令玉莲大伯母趴在地上呈母狗状,谁叫她女儿金梅姐要嫁人了,现在只有让她代替了。

    我在她面前一站一挺,在她刚想生气发话时,我的大宝贝就呈现在她面前,冲着她大展雄威,吓得她根本不敢说话了,因为她知道我非常期待她张口,那后果是不言而喻的。

    当然她不说话也是逃不掉被戏耍和最终的宿命。经过数次轮番大战和温水(虽然我不喜欢温水,但怕诸女吃不消)浸泡的宝贝愈发壮大雄伟了,在大伯母玉莲脸上磨来蹭去,在朱唇上顶来顶去,弄得她也开始脸红起来,呼吸逐渐急促。

    我本想用老办法捏她鼻子让她已经无力抵抗的嘴唇张开,却突发奇想地用另一办法,笑道:“大伯母,快张开嘴来,要象你的女儿我的金梅堂姐那样好好地给我xx啊!”

    “什么…呜……”大伯母大吃一惊的瞬间,让我阴谋得逞。

    我的插入真是又快又准,只在0点4秒内便一贯到底。这样她想说也说不出来了,我的宝贝够她适应一阵子的了。

    这样的羞辱还不算,里面偷听的女人终耐不住好奇心的驱使,或者是被后面的人推挤的,心湄伯母跑了出来,随后是其她诸女。大伯母羞得更满脸通红,无地自容,这可能是她一生中最尴尬最羞耻的事了,赶紧闭上眼睛,以绝“污染”。

    在我的一个手势下,诸女听话地全都再次脱光了衣服,在旁陪衬,以减大伯母的尴尬。我还吩咐慧珍伯母和佩玲伯母来为玉莲伯母脱衣裙,自己自顾地挺耸着我的宝贝,制造再度的欢愉,不论的刺激。

    果然,睁开眼大伯母见到的都是全裸的美女和自己一样,看来已都是眼前这位小男人的跨下骑,那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了?不一会,也就渐渐释然了。

    当我抽出大伯母口中的宝贝,欲插入她高翘的肥臀时,慧珍伯母的一句话“这家伙太坏了,连他要出嫁的堂姐金梅都不放过……太色了……”让白羊似的大伯母全身肌肤似染了层胭脂一样,美丽性感极了,丰臀嫩股尤甚。这情景让我满怀豪情壮志,用力插入大伯母依然漂亮娇嫩的大肥穴内,同时让多嘴多舌的慧珍伯母给我推屁股。

    明显感觉大伯母非常满意我的服务,但就是听不到她一句满意和快乐的淫叫,这都是因为周围有这么多的旁观者在免费看白戏。

    不服输的我当然想彻底征服她了,可想得到她的一句浪语淫叫还真好难,气馁的我也只好罢休,毕竟时间已过许久了,拔出仍能战斗但没时间的宝贝时,墙上的电子钟已经显示10点10分了。中午、下午都有事,而且再不下去,只怕又会有人上来了,到时没完没了的(我这章也无法结束了)。

    不得不佩服自己平时的急速训练,不然还真不能在4分钟内搞定冲洗、擦拭、穿衣、穿鞋、和对她们一一番复杂手语等这么多事,并出现在正在闲聊的奶奶、伯母们的面前。不过在我冲出卧室房门时终于听到大伯母一声欢快吟叫声,才让我大感兴奋、值得的同时,也颇有成就感,原来她也不是性冷感。

    “我的乖孙孙,你在上面这么久干什么呀?”大奶奶问道。

    “我在做实验呀,正好有伯母们帮忙,她们可帮上我大忙了……喔!肚子好饿,我要吃了,你们有什么问题问她们好了!”我打开银盖,便想开动。

    “乖孙孙,饭菜可能凉了,我让厨房再热一下好了!”二奶奶更关心道。

    “不会啊!温度正好!嗯……”我扒了一口,大赞道:“好好吃喔!”

    众人也就任我高兴了,看我吃得这么香,这么开心,也大感喜悦,围拢在我周围说着那些经常说的话语。

    从她们的话语中我了解到,大多数的堂姐妹们已经出去玩了,这包括玉智姐她们。而伯父们和十二姑、十一姑她们在开会,我明白,那是关于日本黑龙会的威胁。

    “好了!吃完了,我要出去了。”我抹抹嘴起身便想出去。

    “等等!你十二姑交待,你出去要有人陪才行,不然不让你一个人单独出去。”三奶奶发话道。

    “这……”我刚想撒娇耍赖,但看到奶奶们表上坚决的神情,是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可这时候让我找谁陪我出去,而且带着人办事多不方便啊。

    “妈!让我们陪小龙出去好了……”慧珍伯母和诸伯母还有两位小妈,衣着光亮地下楼来,她们已换过新衣服了,并打扮得非常娇艳妩媚,而且每个人都把自己最喜欢最漂亮的首饰穿戴起来。

    大伯母玉莲跟在最后面,她装扮得没那么夸张,不过也相当迷人,特别是显得青春多了,两只大眼睛流动着似水柔情。

    “你们怎么啦?”三位奶奶讶异道,连旁边的其她伯母也大感奇怪。

    我不发一言,却暗自得意偷乐。

    “噢!妈,我们出去买东西,做头发,和上香,顺便陪陪小龙……”心湄伯母道。

    二奶奶问道:“玉莲,你也出去吗?”

    “我?嗯…是的!噢!不了……”玉莲伯母语无伦次起来。

    “玉莲姐,你可是已经答应和我们打牌的!你怎么啦?在上面呆这么长时间?让我们好等……”兰瑛伯母道。

    “噢!都是小龙,让我们帮着做实验,弄得我们腰酸……腿疼的……”玉莲伯母脸一红,还好站得较远些,奶奶、伯母们没看见。

    众人也不细问是什么实验,现在关心的是她们的牌局,和我的外出问题,不过有空闲聊时她们还是会问的,那是她们打发时间一种消遣。所以我们的“串供”是很有必要的,不过我相信不用多久,就不用串供了,呵呵。

    三位奶奶终于同意让我出行,除了两位小妈和玉莲伯母没随同下山外,其她六位伯母都陪我进市区,而且还意外地增加了两位伯母,雪玉伯母和欣月伯母。她俩是临时改变主意的,因为有这么多人陪伴,而且今天气很好,非常适合逛街购物!还有做做脸,以保持美丽。

    按以往惯例,她们结伴下山总是分乘数辆骄车的,可现在六位痴缠的伯母都想和我同乘一辆车,而最大最豪华的骄车只能坐三、四人,我们却有七个人,这还不算蒙在鼓里另外两位伯母。因此慧珍伯母和佩玲伯母建议我们改乘另一辆也是经过特殊改装的豪华大巴(平时是伯父们用的,有时用来接待数量较大的贵宾),司机是瑶姐。

    这样的的安排我非常不满意,因为毕竟同时搞定两位伯母和司机佩姐不是件容易的事,如果是用我上学用的那辆大巴就会少一个司机的“威胁”了,因为那驾驶室是**封闭的(基于担心有可能匪徙从驾驶位那扇门上来的原因。在这里是修补“第05章欢乐校园(上)”的漏洞,因为那章里有在大巴上干了同学雪熙和董婷的简单带过描写,在那情形下不可能没有司机的描写,所以……),可现在被堂姐妹们用去参观游览植物园了。

    车上虽然也有相同的大床(据我现在猜测,老爸和伯父们平时肯定在这床上干了不少的倩女亮妞),但此刻根本不能拿来使用。

    不过,和伯母们磨磨蹭蹭还是可以的,因为平时我和她们就是这样的。所以现在,我主要把雪玉伯母和欣月伯母压在床上嬉闹着,揩油着,在方便的情形下一步步思考如何拉她们下水,还要顾忌着司机瑶姐。

    “嘀……”我的手机响了,才让我在雪玉伯母和欣月伯母身上吃豆腐的色手停止了活动。

    “睿凤啊!你好吗?好——我?我也挺好的,现在在吃豆腐呢!嗯!呵呵……”雪玉伯母和欣月伯母哈我的痒,让我嘻笑不已,一会才和妹妹睿凤接着聊道:“没什么,是豆腐哈我的痒啦……什么?哈哈!不明白?那你以后就明白了,嗯!嘻嘻!不说笑啦?说正经的?说什么呢?我?现在我去逛书店和买生日礼物,嗯!买什么书?当然是学习的书啦!嗯…生日…是瑷美妹妹今天的生日,她九岁了!好的,我会替你祝她生日快乐的!妹妹,你现在有没有空?有啊!那你能不能来国立故宫博物院?什么事?当然是好事啦!相信我啦……好吧!我就告诉你好了,我玉智姐她们的青鸟组合今天中午会在那拍mtv外景,对!是的…你可以告诉你的最要好同学、朋友去看,嗯!没骗你啦!我敢吗?嗯!就这样,我中午也会去的,是的……”我强忍着身上及耳朵传极其舒爽麻痒的感觉,续道:“对了,我忘了告诉我同学了,我一会打给他们,不然他们会怨死我的,呵呵!啊……”我终忍不住还是大叫了一声,同时报复地反手去搔雪玉伯母的大腿,并大胆地伸了进去,抠她的xx,弄得她也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惊动了电话里的妹妹,大问怎么回事。我嘻笑着解释道:“是伯母啦!她哈我的痒,我们在开玩笑呢……嗯!呵呵!好了,中午见吧!嗯。”才结束了和妹妹和电话闲聊。

    可欣月伯母却上来帮着雪玉伯母搞我,却不知我们的玩笑已越开越过分了,正一步步落进我和慧珍六位别有用心伯母的圈套里。

    “啊!你……”雪玉伯母终于触摸到她已经不认识的我的大宝贝,讶异非常。

    引得欣月伯母也好奇凑近瞧个究竟。

    可拉出的宝贝立即惊呆了她俩,心湄伯母们则假意地惊讶着,仿佛也是第一次见识。而瑶姐从观后镜里偷偷向我们这里张望。

    “小龙!你怎么回事……”

    呵!还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的结果就是你们都成我的……

    是的,象别人一样,她俩也没逃过我阴谋。

    我快乐地插着并驾齐驱新加入进欢乐队伍的两位新成员,毫不在意瑶姐的存在。

    而她俩此时也已知道慧珍六位伯母已先一步被我引诱成奸了,便也无所顾忌地放浪形骇起来,看得出来她们也被冷落多时了。却忘了还有司机的存在。

    雪玉伯母是二伯的大老婆,40岁,高雄人。长得娇小玲珑,凹凸有致,皮肤也显得特别的白,可能是经常吃海鲜的结果。只生养过堂姐花玉月(现在在美国哈佛学习)一人,21年来,在她身上不仅没有出现人们常见的腰臀多余脂肪,皮肤一点也没有老化的现象,依然娇嫩细滑,晶莹得如玉似雪,真是人如其名,摸起来特别舒服。而她的xx操弄起来也特别的紧,根本不象生过孩子的人,也不象其她伯母那样宽松,xx起来特别舒爽,夹得我宝贝又硬又涨,恨不得一泄方快。

    而欣月伯母是三伯的四老婆,30岁,金门人。长得白白胖胖的,用形容杨贵妃的赞美之词来形容她根本不为过。不过她的容貌和胸前的两只大木瓜都稍逊于玉娇、玉芝小妈,也许这原因她非常妒忌小妈,或者因为大陆曾炮击过金门而致使她怨恨大陆来的两位小妈,平时就是她最会欺负小妈了。

    作为小妈的保护者,我当然有为她们主持公道责任了。所以现在我用力操欣月伯母的骚洞洞,威猛的撞击引起阵阵水或空气的挤压怪声,伴随着她颇享受的淫声浪语,将车内的气氛推向狂烈火辣、香艳绝妙的氛围中去。

    她两只大木瓜似的摇荡得异常剧烈,舞动着毫不逊于小妈的乳舞。她似乎不知道我在为小妈“报仇”,还不知死活地不住地向后顶耸她极具活力的肥臀浪股,送上门来让我挞伐,真是太骚了。

    将我送至她嘴边满是她骚水的宝贝连考虑都不考虑地一口就吞进去了,然后是极尽舔吸吮套,忙个不停,特别勤快!连我的小蛋蛋也都含进去舔个干净。

    说老实话,她的xx技术确实不错,弄得我好爽。

    我变着花样地一一玩弄她俩。

    而她们都能应付自如,陪我玩各种简单的、较难的、高难度的……

    惹得我兴起,暗运“男尊阳功”将宝贝涨大得更粗更长,一下下的“鞭挞”她们的四个洞洞,最后连另外两个都没放过,吓得旁观者暗暗心惊,但又不敢制止我。

    我依“男尊阳功”淫面相应的体姿一一和她们操练。

    我是越战越勇,而她俩终于兵败如山倒,哀婉求饶,最后是旁观的六位伯母替她们求情,并愿意“接棒”才得以让她们休息。

    看她们周身疲软无力的样子,心中不免有些怜香惜玉,暗道:对不起了!雪玉伯母,让你受了无妄之灾。不过看你极度满足的表情相信你也享受到极大的乐趣了,只不过可能今天行动不便了。

    已有经历的六位伯母对现在如斗红眼蛮牛的我大感吃不消,又粗又长的宝贝根本不象是在xx,而是在夯土、打桩,硬硬的宝贝头给她们花芯下下威力巨大的撞击,仿佛要顶进子宫里去,几十下受插者便大叫受不了,换另一个人上。

    我同时暗暗吸取她们精华。

    当舒畅地将精华有力地射在慧珍伯母的花穴里时,我透过未完全拉上窗帘的缝隙,才发现我们的车子已经下了阳明山,驰在至善路一段,过了卫理女中、国立故宫博物院、至善园、至德园、电影文化城,快到双溪公园了。这时公路上来往车辆已非常多了,如正好与别的车辆并排行驶,便会被旁边车上的人看去春光了,我不敢肯定有没有人看到过,但我想可能性很大。

    伯母们这时也发现了,顾不得通体无力,连忙去拉好窗帘。

    我更关心的是瑶姐的反应,从其不正常的呼吸,我知道她也想了,嗯!找个时机,干脆也把她弄弄。

    []

    []

 ...  


发发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情语潮湿 > 情语潮湿TXT下载 > 正文 风流实践小妈伯母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申明:情语潮湿最新章节,小说《情语潮湿》文字、目录、评论均由网友发表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14-2018 发发小说网(www.fafaxs.com) 站内地图 百度地图 SitemapTxt All Rights Reserved.